您的位置:主页 > 医疗 > 维权 >

城市公交车是否该善用道路优先权?

 2018-02-09 04:06 未知 字号:放大 正常
 

  情况是这样的:早晨我开着自己的车去上班,北京早晨堵车是特别厉害的,为防止堵车,特意很早出发,赶在早高峰之前到单位。路上车辆不多,心情还蛮好的。在广外大街行驶并线时,从后视镜看到后面有一公交车,当时也是自己大意了,觉得公交车离得还有些距离,加上道路上车辆很少,判断并线应该没问题,所以就并了过去。没想到刚要并线,后面的公交车其实是个空车,没有乘客,他已经加速驶来,速度挺快地抢在我车前面,我躲闪不及,与公交车侧面碰撞了一下,由于自己的车重量小,与当时加速的大公交一碰之下,有点失去方向,自己经验不足,慌乱之下没有及时刹住车,一下撞到路旁树上。碰撞后结果:我车车头撞碎,冒烟,保险杠和水箱等全部损坏,我和车内的媳妇受轻伤;公交车安然无恙,碰撞一侧车漆轻微剐蹭,停在原车道。交警判罚结果:并线没有避让公交车,我车全责。其实在事故发生后,公交车司机就过来告诉我:“你选择报警不报警?我肯定没责任,不报还省点时间。”但当时我媳妇胳膊出血,一直喊疼,我不知道她是皮外伤还是骨头断了,还是坚持报警了。最终的判罚结果和公交司机说得一样,我的责任。  对于判罚结果,我心服口服,确实是我的责任,没有及时避让公交,自己判断当时的距离尚够完成并线,存有侥幸心理觉得应该没问题,最后自食苦果。说老实话,我平时开车一向谨慎,一次违法事故也没有,这次也不是故意不让行,当时一时间脑子进水了,判断距离尚远,存在了一丝侥幸心理。但另一方面,当时四车道的道路宽阔,车辆很少,在我已经错误并线的情况下,后面的公交司机若能稍微减速或避让,而不是加速和我抢,这起事故原是能够避免的。诚然,我自己犯错,公交司机即使不避让我,发生事故肯定是我的全责,我无权要求人家宽恕我的过失。但我犯错在先的情况下,当时我车速不快,三十多,公交司机若稍加避让就能避免的车祸,为什么他不愿意这么做呢?  事后,跟许多驾驶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朋友聊起此事,朋友们都说我不该目中无视公交车:“公交车有优先权,车辆应该避让,你自己太不小心了”,“北京的公交司机在自己车道内从来都是很霸道的,你胆敢冲进来,我就敢撞你,反正我的车大,碰撞肯定不吃亏,撞了也是你全责”,“我们平时开车都是远远地躲着公交车,你倒好,自己送上门,你这不是找死吗,即使能让的话人家也不会让你的,为的就是给你张点记性”。  听了朋友们的话,我又陷入了沉思。从法理上讲,公交车本就有优先权,公交司机在判断是对方驾驶责任的情况下,可以不避让,甚至撞了他也不怕,按交规自己无责任,自己的大车撞了小车也不会撞坏,顶多就是剐蹭掉漆。但从人性和道德层面考量,普通人驾车危险的第一反应必然是躲避,避免事故发生,而该事故中的公交司机却加速冲上来,让本可以避免的事故发生了,虽然法律上看他并无责任,但这是不是有点缺乏道德?幸好我们车毁了但人没事儿,如果我和媳妇因此受重伤,不知公交司机大哥会否因此而心存愧疚?开大车撞向小车的一瞬间,内心是否会有一丝的不安?  记得去年有一次,我在加拿大温哥华过马路时,路上车辆不多,我过路时未注意到人行横道的指示灯已变为红色,禁止通行。已迈上人行道的我,在意识到错误之后马上撤步,重新回到路旁等待,但横向驶来的司机见状,却主动停车,连连摆手示意我先过,我还有点诧异,此时另外一车道驶来的司机也停下车等候,我这才确认他们都愿意让我先过,随即很从容地通过马路。通过这么一件小事,我对温哥华民众的印象一下子好了很多,在温期间自己也处处注意社会公德,人多的地方一定按秩序排队,生怕跟人家一对比,显得自己不讲道德,就这样我很温馨地完成了在加拿大的旅程。  在这里,我无意说明加拿大司机的素质有多高。我只是觉得,法外不外乎人情,按照交通法律,你走错了,我即使开车过去也没错,但我们真的能忍心撞过去吗?在能够避免事故发生的情况下,我们为什么不能避让一下,让事故免于发生呢?如果大家都能提高驾车道德意识,那我们的道路交通环境该多hexie啊(拥有股市论谈)!
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  下载本帖:城市公交车是否该善用道路优先权?.pdf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返回顶部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返回首页